您的位置:

首页> 学生校园> 淫乱的小雪

淫乱的小雪

我叫小雪是个高 二女生,身高162cm.体重45公斤。34D.24.35.身材。

  脸蛋长的完全像拍AV的星野绫香。,因爲走起路来,奶子一挺一挺的,屁股也俏的老高。让我在学校蛮受欢迎的……

  今年寒假时跟同学约了到KTV唱歌,共有五男三女,其中有男同学小伟、小志、小杰和小杰的哥哥小豪和他哥的朋友阿龙,当然我们免不了叫了啤酒喝助兴,大约唱了一个多小时,女同学小敏突然胃痛,另一名女同学小玉只好陪她先离开去看医生,等她们两个走了之后,他们五个男生就拼命向我敬酒,因爲只剩下我一个女生了,我不好扫他们的兴,便一杯接着一杯跟他们喝,我虽有酒胆但酒量并不好,没多久我就有了醉意,啤酒喝多了也特别想尿尿,我便起身到包厢的厕所去解放,当我尿完打开厕所门时,便看到豪哥站在门口,我以爲他也想要尿尿,我正想走出门时,却被他一把推入厕所,我当时呆住了,再加上酒精的发酵,反应也变的迟顿,豪哥将我压在墙上,吻着我的耳朵,手也不客气的将我身上的小可爱往上扯,我34D的奶子就这样弹了出来,他一看到我的奶子,便往我的奶头上吸吮了起来,另一手也死命的在我奶子上搓揉,我用我仅有的意识叫他不要这样,但奶头在他的逗弄之下,我忍不住呻吟了出来:「呃…豪哥…不要…呃…不要…呃…呃…」

  豪哥一看我已有了反应,就拉下了拉炼,掏出他早就硬了的大鸡巴,将我转身趴在洗水台前,他掀起我的裙子,把我的丁字裤往下扯便说:「哇拷!你今天穿丁字裤就是準备来让我们干的是吧?」我摇着头否认:「我没有…」他不理会我就将手往我骚穴上抠,我在他的抠弄之下,我便意乱情迷不能自己的淫叫起来,我的骚穴在他手指快速抽插之下,也已湿的不像样了,他得意的对我说:「你好湿耶,你现在一定很想被我干是不是啊?」我用我剩余的理智摇头否认,他突然将手指抽了出来,我的骚穴也因而有了些许的空虚,那知他这时却将他的大鸡巴往我骚穴上磨擦了起来,我被他磨的心慌意乱,整个骚穴骚痒难耐而不停的淫叫,他也看出了我的反应便对我说:「怎样?想不想被我干啊?要说实话喔!不要违背你的生理反应喔!」终于情欲战胜了我的理智,我便点头承认了,但豪哥并不放过我,再说:「想啊!那就求我干你啊!我没得到你的同意,我不敢干你啊!快啊!想我干你就快求我啊!」

  我现在只想被豪哥的大鸡巴插入骚穴止痒,抛开了自尊就不知羞耻的说了:

  「呃…求你…求你干我…呃…呃…我骚穴好难受…快用你的大鸡巴…帮我止痒…呃…呃…求求你快干我!」

  豪哥不等我说完,便突然将他的大鸡巴往我骚穴插了进去,我被他这突如来的举动也高声的淫叫起来,他毫不客气的猛力抽插着,手还不时的揉着我的阴蒂,让我几乎快承受不住:「啊…啊…慢一点…小力一点…啊…啊…你会插死我的…啊…啊…」

  他根本不理会我的哀求,仍然对我死命的抽插着:「妈的,干死你这个小蕩妇,操死你这个欠人干的小贱B!」

  在我不断淫叫的同时,我看到了厕所门口不知那时已站了其他男生在观看这场活春宫,他们每个脸上都带着邪恶的淫笑,我觉得好羞耻,想起身逃离豪哥的抽插,但豪哥两手由我身后绕过,扣住我的奶

  子大力的搓揉,下身也更猛力的干弄着我,我受不住他这般的狠干,淫叫声也不绝于耳,这时小杰开口了:「哥,怎样?我说的没错吧!小雪一定好干!干的爽不爽啊?」

  「爽啊!爽的不得了,小 女生的骚穴就是不一样,又紧又好干,奶子又大,真是他妈的有够爽的!」豪哥得意的说着。

  听到豪哥这麽说,他们四个男生开心的大笑了起来,这时阿龙也开口了:「喂!小老弟不好意思啊!我们两个老哥先干啊!」「没问题!敬老尊贤嘛!龙哥不用客气你先来啊!」他们三个嘻嘻哈哈的说道。

  这时龙哥走向马桶,将马桶盖放下来,豪哥也将找拉向马桶,让我手撑在马桶盖上,龙哥掏出他的鸡巴就往我嘴上送:「小贱B快,快帮龙哥我好好舔一舔,龙哥保证等会把你干的爽上天!」

  我虽想反抗,但却被龙哥扯着头发,一手掐住脸颊将嘴张了开来,他们两个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干着我上下两张嘴,身后的豪哥狠狠撞击我的屁股发出了啪啪声,豪哥边干着我边对小杰说:

  「喂!你们几个继续唱歌啊!我怕这小贱B被我们干的太爽,叫的太大声会被外面听到,你们去唱歌,等我们好了再换你们干!」说完小杰他们三人就回去继续唱着歌,豪哥每次都猛力的插到底,很快的我的小腹一阵收缩便高潮了,两腿也不住的抖着,豪哥见状便加速的沖刺着,没多久就在我骚穴射出了精液,当豪哥抽出鸡巴时,龙哥便让我坐在马桶上,将我两腿高高擡起,用力的将鸡巴插入我骚穴,我也看到了他的大鸡巴在我骚穴快速猛力的撞击着,我忍不住的放声淫叫,龙哥兴奋的说:「小贱B,龙哥干的你爽不爽啊!听你叫的那麽大声,一定很爽吧!是不是啊?」我已被他干的情欲高涨,也不知廉耻的回应他:

  「爽…啊…啊…好爽…啊…龙哥好会干…啊…干的小雪好爽…啊…啊…小雪快被…两个哥哥干死了…」

  当我这样说时,被豪哥出去叫进来的小志给听到了:「干!早就看出来你是个破麻了,长的就一付欠人干的样子!今天就让我们兄弟干死你这个臭贱B」说完便将他的鸡巴也插进了我的小嘴口交,我就这样被他们干流的上下干着,一直到了换小杰干我时,豪哥进来说了:「小杰,这样干不够刺激啦!我们来玩个更刺激的!」

  「哥,那你说啊!要怎麽玩法才够刺激?」小杰问道「我们按服务铃叫服务生进来,让他看这小贱B被我们干的贱样!怎样?这样够刺激吧!」豪哥看着我邪恶的说着

  「哇!好啊!反正她也不是我们的马子,就让她被干的婊子样分享给别人看,我们也不吃亏啊!」小杰兴奋的附合着豪哥,说完豪哥便向包箱走了进去我只能死命的摇头求小杰:「小杰…不要…啊…啊…求你不要干我给陌生人看…很丢脸…啊…啊…」

  小杰根本不理会我,只是更力猛力的干着我,我也不断的继续淫叫着,没多久包箱门开了,是服务生送啤酒进来了,当他经过厕所时,看到里面的这一幕活春宫,就呆在了厕所门口,他呆站了一会便将啤酒送了进去,当他要离开时,走到厕所门口,小杰也刻意的狠狠将我干的淫叫不已,这时我看到服务生不自主的抚摸着他的裤档,小杰见状就说:「小贱B,想不想被服务生哥哥干啊!我叫服务生哥哥来干你好不好啊?」

  我被小杰干的已神智不清的回应着:「啊…啊…好…我要服务生哥哥…干我…啊…啊…服务生哥哥…快来干我…啊…啊…小雪好欠干…快来干我…」服务生听我这麽一说就傻住了,这时豪哥和龙哥也走过来了,豪哥便对服务生说:「兄弟,你想不想干她啊!这小贱B蛮好干的喔!奶子又大又软,骚穴又紧又会吸,你想不想试试啊?」

  服务生吞了吞口水说:「真的可以吗?我真的可以干她吗?」「当然可以啊!这小贱B很欠干也很耐干,我们五个人都干过了,也不差你一个,今天就当你走狗屎运,便宜你了,你要不要干啊?不要的话我叫别的服务生来干了!」

  「要,当然要,不干白不干!」说完他便掏出鸡巴走向我,将鸡巴也插进了我嘴插送着,没多久小杰终于射了,而服务生的鸡巴也被我小嘴插硬了,当他正想把鸡巴插进我骚穴时,被龙哥阻止了:「等一下,我们在站着看很累,不如到包厢去干吧!这样大家可以坐着欣赏现场活春宫表演!」说完服务生和小杰就将我拉起,进到了包箱,他们便将桌面清空,让我躺在桌面上,服务生架起了我的腿便不客气的将鸡巴抵住我的骚穴干了进来,他们五人在旁边拍手叫好着,服务生也兴奋着两手揉着我的奶子干着我说:「好大的奶子,真的好软,骚穴好紧好会吸喔!干的好爽喔!」他们五人淫笑着对我说:「小贱B,服务生哥哥干的你爽不爽啊?你喜不喜欢这样被我们轮 奸啊?」

  我这时的情欲已控制不住我的理性,我不知羞耻的说着:

  「啊…啊…爽…好爽…我喜欢…被你们干…啊…啊…我喜欢…被你们轮 奸…啊…啊…我要天天…被你们干…被你们轮 奸…啊…啊…穴穴爽死了…我的贱穴要被你们干烂了……谢谢…你们干我啊…啊~~~~我…要被干……的升……天…

  了……」

  他们五人听我这样说狂笑着,而服务生见状便露出不屑的目光看着我说:「干!你真贱耶,这麽欠人干啊!你一定被很多人干过了,真是个破麻!烂婊子一个!」接着他转头问小杰:「这臭婊子是不是你们学校的公共厕所啊!这麽不要脸的话都说的出口,真是有够贱的!」

  小杰得意的回答:「对啊!我早就看出来了,她长的一付婊子样,我们是计划把她栽培成校园公厕啊!你放心,以后我们来这唱歌时,一定约她来给你干,到时你吃好道相报,还可以叫你同事一起来干!」「真的吗?那我就不客气啰!忘了自我介绍,我叫阿宏,各位表哥表弟!先谢啰!」阿宏接下来边干我边不断用不堪入耳的言语羞辱着我:「臭贱B,干死你,不要脸的臭婊子,这麽欠人干,臭破麻!」阿巨集渐渐加快速度抽插着我,终于在我骚穴射一大堆精了「我要先去值班了,等会有空再来干她一炮,谢了!

  让我干到这麽婊的贱货!干的真是他妈的超级爽!」阿宏说完穿好裤子便离开了包箱,接着我一再而再次受到他们轮翻的奸淫,在高潮不断之下我的淫叫声也不断的充斥在包箱内,干的我高潮连连,我不知本是单纯的出来唱歌玩乐,小穴却变成了他们衆人的性玩具,虽然心理上觉得羞耻不已,但不可否认在生理上,我被他们干到爽翻了天,我不知我日后在学校还会遭到他们什麽样的淩辱,心理既害怕却又有所期待,我是不是就像小杰说的,骨子里就是个淫蕩的女孩?

  我洗完澡全身沫完乳液,才刚套上T恤,楼下对讲机的铃声就响了,我赶紧去接听,原来是挂号信,我连忙抓了件短裙套上,连内裤都还来不及穿,就沖下楼去收信,当我下楼梯时,看到住在楼上的健伟哥,也在楼下收完信正要上楼,我匆匆忙忙的下楼,浑然不知我没穿内裤的裙底风光,已被健伟哥一灠无遗,与健伟哥错身而过时,我随口与他打了声招呼,当我签收完信件时,我擡头发现邮差先生正低头盯着我的T恤领口看,此时我才警觉到我没有穿胸罩,恐怕T恤内的奶子都被他给看光了,我拿了信就红着脸上楼了,当我上楼时看到健伟哥在我家门口的楼梯转角处等着我,健伟哥开口说:「小雪你一个人在家啊?」「对啊!我爸妈说今天公司要聚餐,我哥又跟同学去看电影了,就只剩我一人在家了!」

  「喔!对了,你上次不是说要跟我借周杰伦的CD吗,你要不要现在上来拿?」「现在啊?」我忽然想起我没穿内衣内裤,这样子到一个男生家好像不是很妥当,「嗯!那你等我一下,我把信拿进去再上去找你好了!」「不用啦!就在楼上而已,你只是上来拿一下就下来了,何必那麽麻烦呢?」我心想也对,拿了CD就下楼了,何必多此一举:「好吧!那我们现在上去拿!」

  于是我与健伟哥上楼进了他家,进到他家时,他家也空无一人,问他才知道他弟弟健群跟同学去打蓝球还没回来,他家也只有他一人在家,健伟哥是大三的学生,而他弟弟健群是我们学校的高 三学生,等于是我的学长,而我也知道健群对我一直有好感,健伟哥说他房间有很多CD,叫我去他房间自己挑,要借几片都可以,

  我一听就很开心的跟他进房去,我进到他房里,书柜上果然有好多歌星的最新专辑CD,我正眼花撩乱的挑选时,健伟哥俏俏的走到我身后,双手轻轻扶着我的腰说道:「小雪,你身材很好喔!」

  我正专心挑着CD,也没在意的回答着:「那有?还可以啦!」接着健伟哥更大胆的追问:「你做爱打炮的经验一定很丰富喔!有多少人干过你的浪穴喔?」

  我吓一跳回头望他:「健伟哥你怎麽知道?难道你也想……?」我话还没说完,就被健伟哥一把给抱在怀里,我拼命挣扎想脱离他的怀抱,可是他的力气很大,我根本就挣脱不开:「健伟哥,你干嘛?快放开我!」「少装了,你没穿内衣也没穿内裤就下楼,不是摆明了勾引男人来干你吗?

  不要不好意思承认了!」

  我又急又羞:「我那有?不是这样的,你放开我,我要回家!」「开玩笑!送入口的肥羊,我怎麽可能就这样放你走,要走也要等我干完你才能走啊!别装纯情了,你都不知道给多少人干过了,也不差我一个啊!」说完就将我压在床上,开始动手扯着我的T恤,揉捏我的奶子吸吮着「不要…啊…不要…啊…放开我…」我挣扎着想脱离他的魔掌「哇!好大的奶子,好软好好摸喔!真是个大奶妹!」边说边用手大力的搓揉着

  「健伟哥…你放开我…不要啊…救命啊…」我企图用呼救声,看能不能吓退他,没想到他的唇随即就压上了我的唇,阻止了我的呼救,同时舌头无赖的伸入我的口腔,与我的舌头缠绕吸吮挑逗着,而手指更加在我的奶头上使劲揉捏着,我渐渐被他挑起了情欲,也开始呻吟喘息了起来,健伟哥看我有了反应,便放开我的唇低头专心吸吮我的奶头,一手继续揉捏我的奶子,另一手伸进我短裙内开始逗弄我的阴核,我的奶头和阴核都非常的敏感,经不起他如此的挑逗,终于忍不住淫叫了起来:

  「嗯…啊…啊…不要…啊…不要啊…啊…好痒…啊…不要啊…」「不要,不要什麽啊?小骚货,不要停是不是啊?」健伟哥说完,更大胆的将手指插入我小穴抽插着

  「啊…啊…不要…啊…不要停…啊…我会受不了的…啊…好痒…啊…啊…」健伟哥听着我呻吟的求饶着,手指在我小穴内的抽插也就更加的快速起来,而我的小穴在他的抽插之下,淫水已开始泛滥,整个小穴已湿的不像话「啊…啊…健伟哥不要啊…啊…我快受不了了…啊…啊…快停手啊…」「小雪,你的小穴好湿喔!好像在说着,它好欠干,好想被大鸡巴插耶!你说是不是啊?」

  「啊…啊…别再插了…啊…啊…好痒…好难受…啊…啊…求你…求求你…」「求我?求我什麽啊!求我干你吗?很痒是吧!想让我的大鸡巴插进你小穴里,帮你止痒是不是啊?」

  我被他挑弄的已没了羞耻心,便发浪的回应着:「啊…啊…对…我好难受…啊…快用大鸡巴干我…啊…快…求求你…快…」听我说完,健伟哥便将我T恤脱掉,站在床底下将我双脚拉至床沿,接着脱下他的短裤,露出他那硬的吓人的大鸡巴,撩起我的短裙,就顶住我的小穴狠狠的插了进去我被他这一插,尖声的淫叫了起来:「啊……好大…啊…你插的好狠…啊…啊…」

  健伟哥双手绕过我双脚,用力的揉着我36c的奶子,下身的鸡巴也一下一下用力的顶着,每一下都顶到了小穴深处,我被他这种干法,顶的哀声连连「啊…啊…你好狠…顶死我了…啊…啊…我会被你…干死的…啊…啊…」「干!好爽,从没干过奶子那麽大的骚货,今天真是赚到了,真他妈干的好爽!」

  我被他这样干了没多久就小腹一阵抽搐高潮了,接着他将我拉起,用不同的姿势不停的干着我,最后将我推向书桌,让我趴着像母狗一样,从后面干着我,我的小穴在他大鸡巴不停的抽插之下,不断的发出噗渍噗渍的淫水声,我的奶子也不时淫蕩的晃动着,半个小时内,我已被他干的高潮了三。四次,在我被干的意乱情迷的同时,完全没注意到客厅的门开了有人回来了「啊…啊…我不行了…啊…啊…我又升天了…啊…浪穴快给你干死了…啊…啊…」

  「小母狗,健伟哥干的你爽不爽啊!你叫的好浪好贱喔!听的真是爽,没想到你外表长的那麽清纯,其实骨子里是个欠干的骚浪货,活像个婊子一样!」「啊…啊…对…我是欠干的小母狗…啊…我被健伟哥干的好爽…啊…健伟哥好厉害…好会插穴…啊…我太喜欢被健伟哥乱干了…啊…啊…」在我说这话的时候,健群已走到了健伟哥的房门口,他讶异的看着我们,楞在了原地:「哥,你们…小雪,怎麽是你?你们两个几时搞上的?」我听到健群的声音吓了一大跳,顿时觉得好羞耻,本想起身逃离,但上身被健伟哥用力的压着继续大力干着穴,淫叫声也因此停不下来「你别误会,这骚货不是我马子,她没穿胸罩也没穿内裤,就跑上来找我,不是摆明送上门叫我干她吗?我如果不干她,岂不是太对不起我下面的小弟弟了?」「哥,你…你怎麽可以这样?你明知道我喜欢小雪,你怎麽可以这样对她?」「喔!健群你别傻了好不好,你没听到她的叫床声有多浪吗?你以爲她有多纯情喔!你如果看到她刚才饑渴的求我干她的贱模样,你就知道她有多欠干!有多贱了,她这叫婊子装纯情,你还当她是贞洁烈女喔!」我被健伟哥一讲,觉得羞耻的无地自容,没想到居然被一个爱慕我的人,看到我被干的浪蕩模样,更惨的是,我因被干的无法控制不断的淫叫,而无法辩驳,这无疑是呼应了健伟哥的说法,这时我也看到了健群露出了卑视的表情,健伟哥的下身快速的抽插着我,而健群终于受不了了,他丢下蓝球走向我,健伟哥也将我从书桌面拉起,让我跪趴在椅子上,仍然从后面干着我,健群走到我面前,便脱下运动短裤,掏出他的大鸡巴,就往我嘴送,他们兄弟俩一前一后的抽插着我,没多久健伟哥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我知道他快射了,他捧着我的奶子用力的搓揉加速干着:

  「小骚货,干死你,你这个臭婊子,射在你里面好不好啊?」我被他这样的猛干法,无法承受的放开健群的大鸡巴开张了嘴:

  「啊…啊…好…啊…我是安全期…你尽量射在里面没关系…射多一点啊…啊…~~好烫啊…射死我……爽死我了…」

  接着健伟哥便顶住我的小穴,不客气的在我小穴灌满了他的精液,当健伟哥抽出他已射完精的鸡巴时,健群便将我拉起,用力的甩在床上,他站在床沿擡起我的双脚,一点都不怜香惜玉,好像想把我小穴剌穿一般,狠狠的将鸡巴插进了我小穴,一下下用力的顶着:「操,贱货,亏我还这麽喜欢你,没想到你这麽贱,既然你这麽欠人干,今天我们兄弟就操死你这个不要脸的滥货!」健群边说边用力的干着我,我的屁股也因此发出了啪啪的撞击声,我没想到平常斯文温和的健群,此时却变得像一头猛兽一样,我觉得我快被他给干穿了「啊…啊…健群…啊…小力点…慢点…啊…啊…我会给你干死的…啊…啊…」「对!我今天就要干死你,你这不要脸的婊子,这麽欠干,这麽贱,我今天就要好好教训你,妈的,下贱的滥货!说,被我们兄弟干的爽不爽,你是不是天生的婊子命,你的贱穴没男人干不行啊?」

  「啊…啊…健群…不要这样对我…啊…啊…我已经够丢脸了…啊…啊…」「操!你说不说你,你不被我干死不甘心是吗?」说完他更猛力的顶着我的小穴「啊…啊…我说…我说…啊…我下贱…我欠干…啊…我是不要脸的婊子…啊…我没男人干不行…啊…啊…我被你们兄弟…干的好爽…啊…啊…」我说完时,健群的脸上更显示出不屑的卑视表情,而在一旁观战的健伟哥也开口了:「健群,我没说错吧!这骚货够贱够浪吧!你看她被我们干的爽成这付德性,你信不信,以后我们想干她时,她一定马上自动送上门来,这种免费的婊子,我们不干她,那不是太白癡了吗?」

  我在健群的狠干之下高潮不断,羞耻之心早已抛到脑后,无意识的不断淫叫着,健群将我翻身趴在床沿,继续从后面用力干弄我,我的奶子不停的淫蕩的晃动着,他渐渐加快速度:「操!欠人干的小母狗,我操死你,贱货,不要脸的婊子!」

  终于他顶住我小穴低吼一声,将精液射进了我小穴,我也同时又达到了高潮,双脚无力的抖着,脑筋也一片空白,他抽出了鸡巴,回头用不屑的眼神对我说:「干!贱货,怎样?被干的爽不爽啊!妈的,臭婊子,你真的有够下贱耶!」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健伟哥的房间,此时的我还在享受着高潮过后的余温,心不知该恨健伟哥干了我,让我这般骚浪模样给健群看到,还是该自认活该,谁叫我自己不穿内衣内裤送上门让他们干,我觉得羞耻,但又在他们兄弟的狠干与言词羞辱之下,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,我不知我是否会像健群哥所说一样,随时送上门来让他们干,我真的有他们说的那麽贱吗?

  妈妈在房间外叫唤着:「小雪,我跟林妈妈要去社区活动中心,时间快来不及了,你帮我上楼去叫林妈妈快一点。」

  我一听愣了一下,一想到那天被健伟、健群两兄弟羞辱的情景,顿时心中百味杂陈,不知上了楼他们会用什麽态度面对我,因此也犹豫该不该上楼。

  妈妈看我没有反应,便催促我说:「快一点去啊!你在发什麽呆?」「喔!我这就去!」我百般不情愿的起身走了出去,上了楼到了林妈妈家门口,我鼓起勇气按了电铃,出来开门的是健群,他看到我便冷冷的问道:「有什麽事?」

  我几乎不敢正视他,低声的回答:「我妈妈说要去活动中心的时间快来不及了,要我上来叫你妈妈快一点!」

  此时屋内传出了林妈妈的声音:「健群,是谁啊?」「是楼下的小雪啦!她妈妈说要去活动中心的时间来不及了,叫你动作快一点!」

  「喔!我马上就好了,健群请小雪进来坐啊!去冰箱盛碗绿豆汤给小雪喝。」林妈妈说完时,只见我妈妈已急匆匆的上楼来:「林太太,你是好了没,快一点啦!」

  我妈妈才说完,林妈妈已走出客厅:「好了啦!看你催的跟什麽似的!」林妈妈跟我妈正要走时,看到我突然想到什麽似的:「对了!小雪,你妈妈跟我出去了,只剩你一个人看家啊?」

  「对呀!」我边回答边想跟着下楼「那我看你就留在我家吃饭好了,饭菜我已经煮好了,待会叫健群用微波炉热一下就可以吃了,邓太太你说这样好不好?」林妈妈转头徵询我妈的意见

  我妈一口就答应:「好啊!顺便叫健群帮小雪温习功课,健群,小雪就麻烦你楼!」

  我着急的说:「妈,不用啦!我自己煮泡面吃就好了啦!」「哎呀!吃泡面那会有营养啊!你不要跟林妈妈客气啦!就这麽说定了!」当林妈妈刚说完,只见健伟哥也正好上楼回来,林妈妈马上对健伟哥说:「健伟啊!我跟邓妈妈要出去,小雪今天就留在我们家吃饭了,你们兄弟俩要好好招呼人家喔!听到没?」

  健伟哥听完眼睛一亮,看着我暧昧的回道:「你放心,我们会好好招呼她的,绝对会给她有宾至如归的享受!」

  看着健伟哥暧昧的眼神,而健群在此时,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冷笑,我心底涌上了一股不祥的预感,我看着我妈和林妈妈放心的下楼走了,我赶紧找藉口要回家:「我看不用麻烦你们了,我回家自己煮泡面吃就行了!」当我正想逃离时,健伟哥挡在了我面前:「这怎麽可以呢!我们已经答应了我妈要好好招呼你呀!我们怎能言而无信呢,健群你说是不是啊?」健伟哥用眼神示意着健群

  「对呀!大家都已经〝那麽熟了〞,你客气什麽?」两人说完便将我半拉半扯的推入客厅,进到了客厅我战战兢兢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我紧张的直冒汗,不知他们下一步会对我采取什麽行动,健伟哥向健群使了个眼色便走进房间,健群站在我面前不怀好意的看着我,我害怕的低头避开健群的眼神,当健伟哥再由房间走出时,

  手上不知拿了什麽东西,此时健伟哥坐至我身旁,马上就毛手毛脚了起来,手不客气的在我奶子上乱摸:「怎样?小贱货,上回被我们干的爽不爽啊?回去有没有很想我们呀!很想再被我们干吧!」

  我死命的挣扎着:「健伟哥不要,你放手,我要回家了,求你让我走!」健群在一旁不屑的说:「臭婊子,你装什麽装,上次不是说被我们干的很爽吗?今天我们就再让你爽一次啊!再装就不像了!」说完便上前与健伟哥合力压制我,开始动手脱我的衣服,我死命挣扎,

  但仍不敌两个孔有武力的男生,没多久衬衫和裙子已被脱下,而前罩式的胸罩也被打开,挂在奶子两侧,内裤也则被褪下,挂在左膝盖上,样子淫贱极了,我的眼泪也急的掉了下来:「不要…不要这样…求求你们不要这样对我…」「干!又在婊子装纯情了,你今天怎麽穿了内衣裤啊?装矜持呀!」接着健伟哥便从后面抱着我,双手开始搓玩我的奶子,而健群则是将我的双脚打开擡起,一脚放在沙发扶手上,一脚放在茶几上,两手捌开我的小穴,用舌尖不停的挑逗我,健伟哥也开始用手指挑弄我的奶头,舌头含住我的耳朵舔弄着,我哪承受得住上下夹攻式的挑逗,很快的我就呻吟了起来:

  「呃…呃…不要…呃…不要…呃…呃…别再弄了…呃…呃…」他们俩听到我的呻吟,不但没有停下来,反而更加使劲的挑弄我,健伟哥得意的说:「操!小贱货,被我们弄的很爽吧!想被我们干了是吧!」「呃…没有…呃…我不是小贱货…呃…我不是臭婊子…呃…求你不要再弄我了」

  「干!还在装,等会就让你知道厉害,健群玩死这个贱货!」健伟哥一说完,就将手中的跳蛋交给了健群,健群二话不说,便将跳蛋塞入了我的小穴,随即打开了电源开关,我的小穴受不住跳蛋震动的刺激,我忍不住的呻吟求饶着:

  「啊…啊…不要…啊…健群…快拿出来…啊…啊…这样我会死的…啊…求你…快拿出来…」

  他们根本不理会我的求饶,健伟哥继续用舌头舔弄我的耳朵,一手搓揉我的奶子,健群也吸吮起我的另一个奶头,一手揉着我的阴蒂,我在多重的刺激之下,淫水已不断的由小穴涌出,健群手指摸到了我的淫水,马上就用言语羞辱我:

  「贱货,这麽快就湿了呀!你这个穴真是名符其实的婊子穴耶!」我被刺激的情欲高涨,全身骚痒难耐,对健群的羞辱不但没有反驳,反而呻吟的更加淫蕩:「啊…啊…好痒…啊…好难受…啊…啊…快…可以干我了…快干我…啊…啊…」

  「妈的,真是贱耶,想我们干你?可以啊!想被干就自己捌开你的婊子穴呀!」健伟哥从我背后把我的双脚高高擡起,将我的的小穴淫蕩的朝向健群:「小贱货,你看你这个姿势,真是他妈的有够淫蕩的耶,两脚开开,下面的骚穴流着口水,好像叫人快点用大鸡巴喂饱它,真是给它贱到一个不行!」我看着自己淫贱的姿势,赶紧羞耻的别过脸去,健群见状便抓着我的下巴面向他:「干什麽?不敢看自己的贱样啊!你不是想被干吗?还不自己捌开你的婊子穴,说些淫蕩一点的话求求我,老子听的爽才干你!」这时我已被跳蛋的震动刺激的淫水直流,小穴像火在烧一般,屁股也受不了的扭个不停,我只想被大鸡巴插进去,狠狠的抽插一顿,便毫不考虑的将双手伸向流着淫水的小穴用力的捌开阴唇,擡头用渴望的眼神求着健群:

  「健群…求你…把你的大鸡巴…插进我的…婊子穴…狠狠的…干我这个…欠人干的…贱货…」

  健伟哥听我说完,在我耳边羞辱我说:「哇拷!真有你的,这麽不要脸的话都说的出口,你真不是普通的贱耶!健群,你还等什麽?干死这个不要脸的贱货,操翻她的婊子穴!」

  健群像胜利者似的站起,脱下他的短裤,抽出了跳蛋,扶着他那硬邦邦的大鸡巴,毫不客气的对着我的小穴猛刺了进去:

  「操死你这个淫妇,干死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婊子,操!」健群一下下猛力的顶着,我被顶的连声求饶:「啊…啊…不要…啊…健群…不要…啊…啊…小力点…啊…啊…别干的那麽狠…啊…啊…我会死的…啊…啊…」「操!才没插几下就发浪了,真是贱耶!操死你这个欠人干的婊子!」健群接手按住我已捌的大开的双脚,下身用力的顶着我小穴,健伟哥则用双手使劲的在我的奶子上搓揉,舌头也不停的舔弄我的耳朵,不时的在我的耳边说些羞辱我的话:

  「小贱货,上次被我们干完,是不是嚐到了甜头,你想再被我们干很久了吧,是不是每天自己抠着你的小骚穴,幻想被我们干情景啊!」我已被健群干的意乱情迷,不停的呻吟着:「啊…啊…啊…我…啊…啊…啊…」

  健伟哥手指持续的揉捏着我的奶头:「是不是嘛?别害羞啊!有想就要承认呀!」

  在健群的猛干和健伟哥的淫言秽语之下,我也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:「啊…啊…是…啊…啊…我被你们…干的好爽…啊…我的穴天天想着…再被你们干…啊…啊…」

  「操!贱货,你妈怎麽把你生的那麽贱,这麽欠人干!操死你这个臭婊子!」健群像是要插穿我的小穴似的,每一下都顶到了我小穴深处,顶的我发浪的淫叫:「啊…啊…啊…对…我贱…我欠干…啊…啊…快操死我…啊…啊…」「妈的,你看你这个婊子样,浪成这付德性,真是贱透了,心理想被大鸡巴插,想到要命,刚才还装什麽矜持,今天我非操死你不可!」健群更加猛力的顶着我,我小腹一阵抽搐就高潮了,健伟哥此时推开我对健群说:「健群,换个姿势吧!叫这条发情的母狗跪着,我要干她上面那张嘴!」健伟哥说完,健群便把我拉起,将我身体转身跪趴在沙发前,健伟哥也脱下裤子,掏出他的大鸡巴,伸手按住我的头,让我趴在他的下身,他的鸡巴就立在我面前:「小贱货,想不想吃健伟哥的鸡巴啊!想的话就快舔喔!」健群在我身后又将鸡巴插了进去,我的欲望已淹没了我的理智,想都没想的就张口含住了健伟哥的鸡巴,开始吸吮了起来:「唔…唔…呃…呃…唔…唔…呃…呃…」

  「喔!真爽,这小贱货真会舔,舔的我爽死了,妈的,这婊子一定常常吃鸡巴,要不怎麽那麽会舔!真他妈的有够爽!」健伟哥被我舔的受不了,便提起下身猛力的向上顶着我的嘴,几次都差点顶到了我喉咙,我被他们两人前后不停的抽插着,有点吃力但又有快感,干了好一会,健群伸手向前握住我奶子,大力的揉捏着,下身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:

  「干死你,臭婊子,我操!操死你的婊子穴!」我受不住健群这般快速的抽插,又再次达到了高潮,接着健群便抵住我小穴射精了,他趴在我背上喘息着:「干!操这婊子,操的真是他妈的有够爽的!」当健群将鸡巴抽出时,健伟哥将我由他下身推起跪立在地上,他则站起身按住我的头,死命的用鸡巴抽插着我的嘴,没多久他就将我的嘴,紧贴着他的鸡巴底端,在我口腔射出了浓浓的精液「喔!爽!真是爽,没想到这贱货上面这张嘴也这麽好干,真是爽呆了!」当健伟哥将鸡巴抽出时,我的嘴角也流下了他白白的精液,我全身一软无力的倒卧在地板上,

  小穴的精液也慢慢的流了出来,他们两人在一旁看着我这淫贱的模样,健伟哥得意的说:「操!你看这臭婊子,上下两张嘴都流着我们的精液,这付样子真是贱透了!」

  健群也附和着说:「妈的,这种送上门来,求人干的免费婊子,真是贱的有够彻底的!」

  我趴在地上喘息着,心理不断的问自己,爲什麽这麽贱,难道我天生是个婊子命?